「电动幽灵」点亮派克峰德国队的又一次胜利

这是派克峰爬山赛 102 年以来电动汽车第一次创造的冠军新纪录,不仅改写了这个比赛的历史,也是开启了大众的新电动时代。

只有短暂的一秒,电动机的高频声响过后,路边的枯草漫天飞舞,全身的能量冲上了头顶,惊叹声夹杂着收音机里嘈杂的路况播报在山林里此起彼伏。

很多人围在一起开始看相机回放,又是止不住的惊叹,只是山里没有信号,大家的 ins 、朋友圈都发不出去,当我们刚刚赶回营地,新一轮的欢呼声再次响起,「break a record!」有人大声喊到。

依靠这个史无前例的成绩,大众纯电动赛车 I.D. R Pikes Peak 改写了派克峰国际爬山赛的历史记录,是首个进入 8 分以内纪录的赛车,成为了百年以来首次成为冠军的电动汽车。

这个纪录意义重大:多年来众多纯电动汽车多次亮相挑战派克峰,这一次则是首次超越燃油汽车封尘一个世纪的纪录登上了冠军的山头,也成为这场悠久历史比赛的新开端,更重要的是,作为大众汽车 I.D. 家族未来纯电动量产车型的先锋代表,秀出了大众的实力,也预示着即将开启大众汽车的新「电动时代」。

但这并不是一次胜券在握、毫无悬念的比赛,反而更像一场历程艰难的「绝地反击」战,这支德国队与世界杯上伤停补时阶段绝杀的德国队一样,用以秒计时的胜利带来了尖叫、荷尔蒙以及信仰。

「一开始,我们对要做什么一片空白。」大众汽车赛车运动车队总监 Sven Smeets 先生回忆道,立项之后留给大众研发人员仅有 250 天的准备时间,同时,身处高原的派克峰爬山赛更是棘手。

第 96 届派克峰国际挑战赛,全长 19.99 公里、156 个弯道、从海拔 2800 米开始延伸到海拔 4300 米的顶峰、落差 1440 米,自 1916 年起于科罗拉多斯普林斯市附近的落基山脉举行,被誉为「云端竞赛」。

在比赛历史悠久的大部分比赛中,派克峰高速公路都被砾石覆盖,过弯的最快方式是一个个壮观的漂移。但由于环境问题导致 2011 年开始铺砌上了沥青道路,也正是因此,派克峰的竞争开始转向「光滑的轮胎」,纪录被频频被打破,同时它也被电动汽车盯上了。

无数赛车手已经告诉你了在尽可能快的时间内爬上曲折山路的秘密:精心准备的车辆、充足的扭矩以及直接,灵敏的转向。简而言之,这不是最高速度的比拼:它是快速进入和离开转弯点,并尽可能快地从一个转弯点冲刺到下一个转弯点。

由于电动汽车的瞬时扭矩和没有内燃机汽车的「高原反应」,电动汽车是一个理想的爬坡车。高海拔地区的低氧浓度意味着,在 2862 米海拔开始比赛时,内燃机的性能已经比海平面赛道损失大约 30%。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过去几年戏剧性的转变,电动汽车逐渐开始在派克峰国际爬山赛上挑战涡轮增压汽油发动机。

2016 年 GO Puck 首席执行官 Blake Fuller 驾驶的特斯拉 Model S P90DL,以 11:48.264 的比赛成绩成为最快的量产电动车。虽然这款车为了减轻重量去掉了内饰等 800 磅的重量,但庞大的电池组,全轮驱动系统和电力电子设备全部都是未改装过的。

但遗憾的是这些纪录并没有打破电动汽车最快纪录——2016 年由 Rhys Millen 驾驶的 e0 PP100,创造了 8 分 57 秒 118 的电动车类别最快记录,而大众这次官方预热的时候表示将要瞄准打破这个纪录。

这个电动「对手」足够吓人。这款拉脱维亚 Drive eO 公司制造的 e0 PP100 单座赛车拥有 6 台电动机,每个轴有三个串联堆叠,能够提供 1368 匹马力(1,020kW)和 1593lb-ft(2160 Nm)的性能,可以说是一个「电动怪兽」了。

而这也许只是大众的一个小目标。因为在这个成绩之上,还有 Romain Dumas 和他的汽油动力赛车 Norma,以及当时仍然手握在燃油车上的派克峰国际挑战赛的最快速度——8 分 13 秒 878。

这个疯狂的成绩在 2013 年由 9 次世界拉力锦标赛冠军塞巴斯蒂安·勒布(Sebastian Loeb)和他的燃油赛车标致 208 T16 Pikes Peak 取得,当时甚至刷新了纪录接近 1 分钟。

涡轮增压 3.2L V6 提供 875 匹马力(652kW)的标致 208 T16 Pikes Peak,它的重量只有 875kg,说这么多数字太抽象?恩,零至百公里加速时间 1.8 秒。可以说成为这样一台猛兽的秘诀就在于「轻」。

1987 年大众汽车凭借出色的双引擎高尔夫参加了派克峰国际挑战赛,这辆赛车达到了令人惊叹的 652 匹马力。

但是,大众最终以毫厘之差与胜利失之交臂。「当时大功率双擎 Golf 赛车差点未完成比赛。」大众汽车赛车运动车队总监 Sven Smeets 说。

30 年之后,大众决定重回派克峰巅峰,只是要以一种全新技术的方式。2017 年 10 月 18 日正式启动了 I.D. R Pikes Peak 项目。大众拉来了 R 系列高性能车部门与大众汽车品牌赛车运动部门的同事共同成立了团队。

只是从项目成立到派克峰国际挑战赛开始,大众汽车赛车运动车队只有 250 天的时间准备。

「我们将精力主要集中在如何实现最快的弯道速度。整个底盘的设计围绕在如何产生尽可能大的下压力,同时避免产生太大的空气动力阻力。」大众汽车赛车运动车队技术总监、I.D. R Pikes Peak 研发负责人 François-Xavier Demaison 先生在总结团队所面临的任务时说。

于是,一个与实车比例为 1:2 的模型出现在了大众汽车集团的风洞中。「能够利用大众汽车集团的内部资源是非常有益的。」François-Xavier Demaison 说。根据风洞试验结果优化的最终设计,最终在德国魏斯阿赫的保时捷研发中心被应用到全尺寸底盘上。I.D. R Pikes Peak 硕大的尾翼,正是为了平衡高原稀薄的空气而损失的 35% 的下压力。

虽然 I.D. R Pikes Peak 前后两个电机功率达到 500 千瓦(680 马力),但这并不是极致性能的体现,更重要的是大众使用了赛车的秘诀「轻」,以克为单位的减重,最终将车重减到 1000 千克以下很多。

同时,电池组的布置也足够「平衡」。这在由连环发夹弯组成的派克峰赛道上尤其重要,在这样的赛道上,重量分配不均衡或重心过高的赛车都将处于劣势。

车手身旁和身后各有一个动力单元组,确保车手的重量平衡它身旁的电池,以达到完美的重量分配。至于为什么没有做成 U 型?是因为这样更简单直接,节省时间。

为了尽可能与时间赛跑,仿真试验方法也被大众用在了工程测试用车的制造方面。I.D. R Pikes Peak 的底盘、车轮悬架和安全结构均采用钢材或铝材制造,工程师在软件工具帮助下实现了极致轻量化解决方案。

大众汽车品牌的技术伙伴 ANSYS 公司提供的仿真软件计算出了理想的方案。「我们无法重现稀薄空气的环境条件。仿真模拟对于确定冷却系统所需的尺寸非常有帮助。」François-Xavier Demaison 先生说。

当一切准备就绪,比赛规则内的「暂停后 20 分钟第二次尝试」却让大众更加为难。汽车可以快速补充液体燃料,而电池的快速充电成为关键焦点,必须要在 20 分钟内快冲完毕,否则风暴天气可能会破坏这个胜利。于是大众依靠辅助降温系统通过两个 90 千瓦的充电器给汽车充电,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slingyin.com/,德甲美因茨实现了快充。

同时在比赛中,通过车内制动系统的能量节约大约 20% 电量也是大众汽车团队引以为豪的技术,未来也许能够更好的应用在量产车上。

赛车准备就绪,大众找来了一个同样外表冷静,但内心狂野的赛车手——Romain Dumas,两次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冠军、三次斩获「云端竞赛」冠军,而今天成为了他的第四次冠军,「我至今难以想象大众汽车品牌以及我的名字会在这个不可思议的时间留下印记。I.D. R Pikes Peak 在比赛中的加速性能使它成为我驾驶过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赛车。」他说。

就在比赛结束后的几个小时,山上下起了冰雹,伴随着闪电轰鸣声,但是最终,大众把握住了这个机会。

「派克峰国际挑战赛无疑是世界上最具标志性的爬山赛。对于大众汽车来说,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得益于 I.D. R 项目,我们可以充满激情地从赛车这个角度讨论电动车的话题。」大众汽车品牌销售、市场和售后负责人尤尔根·斯塔克曼先生(Jürgen Stackmann)说。

没错,像当年派克峰从沙土路变为沥青公路一样,即便很多人都不喜欢,但这却是进步的必然。而这次纪录的打破也预示着派克峰即将迎来新的速度与激情,越来越多的人将会关注到电动汽车,关注到大众。

它成为大众作为一个老牌厂商在电动时代的无声战役的第一战。拉开了大众汽车品牌即将于今年底开启电动车攻势——至 2020 年,大众汽车品牌将在中国推出 10 款现有车型的电动车版本。「更具体地说,今年内,我们专为中国消费者打造的电动车家族将悉数亮相。」大众汽车品牌中国 CEO 冯思翰博士说。

大众用 I.D. R Pikes Peak 点亮了派克峰,但他们更想点亮千家万户的灯。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51 D·Park正东集团院内 C8座105室 极客公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